首页  »  综合小说  »  [家族的传承][作者:普普之人]
[家族的传承][作者:普普之人]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文章底部广告位-->
字数:879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家族的传承

  「这是你无法逃避的责任,知道了吗?绪志!」

  北条家的客厅里正在大声的对话着,气氛看来有些紧张,而大声暍斥说话的正是刚刚死去北条家的大家长北条清的弟弟北条雄,虽说这个家族丑陋的传统不为外人所接受,但祖训就是祖训,谁要违背了祖训就等於丧失继承北条家庞大资产的资格。

  但这道理谁不知道呢?只要继承了北条家的资产,绪志生意上所有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银行家会靠过来跪在北条绪志的脚跟前道歉,为之前不继续融资给绪志的建设公司而谢罪,自己也将成为那位最后的胜利者。

  但是……为了要继承北条家的资产,就得将自己敬爱的母亲接纳成自己的饲养的家畜女,这让曾经留学欧洲10年的绪志无法接受,更不用讲绪志的妻子北条奈奈美了,但绪志太不瞭解自己的妻子了……

  绪志的妻子奈奈美是绪志在大学的同学,偏远乡下穷人家出生的她,是一个一直对自己毫无自信的女孩,但却幸运的嫁入北条家这个豪门,身为婆婆也是绪志母亲的北条志满,却一直瞧不上这个刚嫁进来的媳妇,但是绪志的父亲北条清却忽然黜死,志满失去了唯一的靠山,一下子失魂落魄的样子与丧夫之前的霸气简直是天差地远,因为志满很清楚知道,在北条家失去丈夫的女人,将会面临什么样的命运,简直比下地狱还要悲惨,这么多年来,志满夫人连想都不敢想,但这一天还是到来了。

  「成为……绪志的家畜女,跪在我那寒门出身的媳妇脚边……真是太让人不甘愿了」

  志满在丧夫的那一个晚上用拳头击打着墙壁一边说着,眼角已经流下了眼泪,身上的华丽和服已经凌乱不已,身不由已的志满,只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长时间的婆媳不合,让这两个女人的问题越来越多,也让奈奈美心中不满也越来越高,但现如今情势一夜之间逆转了,自己将成为北条家的唯一女主人,厌恶自己的婆婆将成为自己脚边的一条母狗。

  「一定让丈夫登上北条家之主……」

  这是奈奈美此时心中的心愿。

  「让那个女人……呵呵呵……」

  奈奈美一边喝着茶师所泡出来的高级茶一边说着。

  「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让母亲成为我的家畜女?这太奇怪了」

  绪志生气的对着叔父叫吼着。

  「你对叔父太失礼了吧!这是晚辈该有的态度吗?」

  北条雄生气的说着。

  「绪志先生,这是北条家的惯例与继承遗产的必要条件,无法接受这个条件,形同放弃庞大遗产的继承权……」

  长年服务於北条家的律师草津大介在一旁说着。

  「草津律师怎么连你都……」

  绪志生气的转头过去看了草津一眼。

  「我知道了……所以也只能这样了吧?!」

  绪志心一沉,决定遵从北条家的传统,继承所有的家产,成为北条家的当主,管理北条家的所有产业。

  妻子奈奈美在一旁笑脸看着自己的丈夫终於有出头的一天了,奈奈美再转头冷冷的看了一眼,那身穿华丽昂贵和服却双脚发软坐在沙发上的婆婆志满一眼,而这一切都让草津律师的妻子草津圭子看在眼里了,圭子自从嫁给草津律师为妻后,北条家的一切自己都看在眼内,当年那个推自己丈夫当上北条家当主的志满夫人,历经二十年的掌权后,在晚年时却是那样悲惨的下场,俗话说的是风水轮流转,这一幕就在自己眼前上演着,而另一边那个闪亮的新星-就是即将成为北条家新女主人的奈奈子却是气定神闲,大局已定的感觉,而奈奈子也的确已经有了十足把握,在保守的北条家中,祖训是北条家生存下去的条件之一,没有其他。
  大厅内安静无声,只剩下钢笔签名的声音,当钢笔的声音停下之时,北条家的新主人就此诞生了,而前女主人就变成了新女主人的一样物品或家畜而已。
  「请志满夫人请搬出女主人房吧,这是来自新女主人的命令,请别让我为难啊……」

  说话的是北条家的首席管家小田原牧手。

  「牧手你也太狠了,亏我过去那么的看重你,如今你竟然这样对我,绪志呢?我儿子呢?叫我儿子来!」

  志满生气的满屋子大吼大叫着。

  这位小田原牧手年纪约50岁左右,从年轻时就侍奉着北条家的主人,从上上代主人开始至今已经将近30年了,资历之深,北条家无人能出其右,而差点陷入上代当主之争的牧手始终小心翼翼的观察每位少主与少夫人,敏锐的观察力也让牧手始终坐稳北条家第一总管的位置。

  「休得无礼,竟敢直呼主人名讳」

  牧手随手给了志满,这位北条家的前女主人一个耳光,虎落平阳被犬欺大概就是在形容现在这个状况了,傻眼的志满夫人被众女佣拉扯着来到偏院的一处屋子,那是志满夫人下半生唯一能待的地方,而在那里等待她的是一间什么都没有的屋子与锁链,屋内还有大樑垂吊着一条条的铁炼,志满夫人对这里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是用熟来形容这里,刚嫁进北条家的奈奈子,就曾经被志满夫人在这间屋子里进行「家法处置」,在那个下午,志满得意洋洋的看着牧手挥舞着鞭子,一鞭鞭打在这位北条家新媳妇的身上,奈奈子少夫人是那样的年轻貌美,却被无情的铁炼高高吊起,不过……这一切都只能成为往事了,现在在那间屋子里等待志满夫人的除了这些无情的拘物还有北条家的新女主人奈奈子,她身穿华丽的女主人昂贵和服,看起来光耀动人,她正在那里等待着志满夫人的到来。

  而志满夫人口中喊的新北条家当主绪志呢?当继承的手续一完成,银行的人已经在公司等待这位新北条家的当主了,随后绪志搭上飞机前往东南亚恰谈新的合作事宜,北条家在东南亚的房地产生意正火红着,绪志的融资借款就是为了东南亚的佈局,这一去就得花上三个月。

  一如既往的,北条家的女主人身旁一定会有首席总管也就是小田原牧手,与六位贴身女仆,侍候着这位北条家的新女主人。

  「我等这天……很久了」

  奈奈美对着志满这位如今落魄的前女主人说着「哼~是吗?」

  志满不屑的转头说了一句话。

  「如今你只是我丈夫脚边的一条狗而已……不再是我的什么婆婆了」

  奈奈美说着「是吗?原来过去你的温柔与善良全都是假的,现在的你才是真正的你」

  志满对着奈奈美说着。

  「少废话!牧手!」

  奈奈美对牧手说完,牧手将志满推入了这间屋子,墙上三条铁炼,牧手先是在志满的双脚与双手还有脖子上都锁上项圈的铁扣,再用铁炼锁在这些铁扣上。
  「牧手,你有三个月的时间,训练这个女人成为真正的家畜女……绪志先生回来前你没问题吧?」

  奈奈美对牧手说着「没问题……但夫人……在下有个不请之请,可否请夫人答应在下,让我用任何方式……」

  牧手对着夫人说着「呵呵呵,你们这些男人真是……没问题,好好玩玩这位前北条家的女主人吧!我没有限制……而且我拭目以待哦」

  说完后奈奈美笑着离开,身边的女仆们也都跟进跟出的,留下牧手与被锁在墙边的志满夫人。

  石屋的门被关上,牧手一人走进屋子,站在志满的眼前,他将裤子给脱下,露出男人的性器,就在志满的眼前。

  「不……不……牧手……哦不!是牧手先生……请念在我以前对你不错的恩情下,请别做出这样的事」

  志满边说边往墙边退去。

  「迟了……你不该瞧不起我们这些穷人出身的人……还有奈奈美夫人……哈哈哈!我早就想上你这个装高尚的下贱母狗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有变态的被虐嗜好吗?」

  牧手说着将志满的裙子给扯破,再粗暴的拉下她的内裤。

  原来身为北条家的女主人,竟然有着变态的被虐嗜好,以故的贴身女仆静香就是她的S主,在若大的豪邸内,天天上演着女女的变态游戏,而这一切早就在总管小田原牧手的掌握之中了。

  「湿了嘛?!……」

  牧手的手指已经伸进了志满的肉缝中,这是身为北条家女主人的志满夫人第一次被自己的总管玩弄身体,而此时的志满夫人已经一点反抗的意志都没有了,只能用嘴巴求饶着。

  「不……牧手先生,请……啊……请停止……饶了我啊……」

  话还没说完,粗大的肉棒已经插入了志满夫人的口中,强大的腥臭味在鼻子里与嘴巴里回绕着,而男人的肉棒味,却让志满越来越兴奋了,这是过去那个死去的丈夫所无法给她的。

  志满的头被牧手用手压制着,肉棒深入插到了喉咙的地方。

  「啊……不……啊……」

  志满夫人在石屋内淫叫着,石屋外的两名女仆理子与理奈对看了一眼笑着。
  「她也有今天啊……」

  理奈对子理子说着「这是报应啊……」

  理子回答着理奈。

  「牧……手……别射……啊……啊……在里……里面,拜託了……」

  肉棒已经来回不断的抽插着志满的阴户,志满一边叫着,但牧手那会理会这个女人呢?肉棒无情的插进志满这位北条家前女主人的阴户中,牧手对志满早已经有了非份之想了,如今这是上天掉下来的机会,就这样完全送到牧手的眼前,他当然不会放过。

  「你这贱母狗,有资格对我下命令吗?你以为你还是以前那个女主人了吗?认清楚你现在的身份吧!」

  牧手边抽插着肉棒一边对志满说着。

  「不……不……饶了我啊……牧手先生……啊……不……别射在里面啊……」
  志满夫人哀求着,此时的志满已经毫无先前贵妇人的傲气,取而代之的是恳求与求饶的态度。

  「现在觉悟了吧?你这个贱货」

  牧手先生将肉棒抽了出来,此时的阴茎已经沾满了射出后的白色体液……
  「不……别这样……」

  志满继续向后方墙边退后,因为负责花园打理的园丁小林先生已经靠了过来,他用手不断的掏弄着他那不知道有多髒的肉棒,往志满夫人这里靠了过来,而后方……还有十几个男工人呢。

  暗夜里,约十五个男子围着志满夫人,这个女人的双手被高高吊起,男人们围着这个女人,上下其手,志满的双腿被打的老开,一个老男人的肉棒插了进来,好几个男人尿在志满的身上后才将肉棒插入志满的口中,志满的口中被射满了体液,在三天前这些人可都是对志满毕恭毕敬的呢,而这个石屋的另一角落,奈奈子夫人正坐在高级的沙发上,一名女佣正送上刚刚沖泡好的英国红茶,奈奈子举起茶杯,小饮了几口,一边看着志满男人们轮奸。

  「真是人生一大乐事啊!呵呵呵」

  奈奈子夫人对着隔壁的总管牧手先生说着。

  「是啊……夫人对我们这些手下人可以说是照顾的无微不至啊,有这么好的家畜便器可以让大家尽情的使用,大家一定对北条家更加忠心了」

  牧手对着奈奈子夫人说着。

  「牧手先生,你客气了」

  奈奈子夫人说完便放下茶杯,准备要转身离开。

  「今晚的人没有上过这家畜女三次的人,牧手你马上开除……」

  离去前的奈奈子夫人转头对着牧手先生说着。

  「是的,夫人」

  牧手鞠躬送走奈奈子夫人。

  「大家都听到了吧?」

  牧手在奈奈子夫人离去之后对现场这十几个男人说着。

  「啊……不……饶了我吧」

  志满夫人哀求着,因为她私处里已经都是男人的体液,连肛门都是,但木已成舟,今晚将是个继续被轮奸的夜晚。

  「看着那个女人这样……真是爽快」

  奈奈子回到房间后着贴身女佣麻衣说着,这个麻衣是奈奈子在刚嫁进北条家时就派在身边的贴身女佣,对奈奈子非常忠心。

  「志满夫人是罪有应得……」

  麻衣对着奈奈子夫人说着。

  「麻衣……今晚……」

  奈奈子对着麻衣说着「是的夫人,我今晚将侍候夫人就寝……」

  麻衣一听就知道夫人的意思,这是从以前夫人的特别要求,麻衣总是能立刻心领神会夫人的意思。

  麻衣脱下了她身上的所有衣物,全身赤裸的站在奈奈子的眼前。

  「奈奈子……又想被玩弄了吧!还不快过来舔本女王大人的阴户?」

  麻衣一改刚刚的敬称,直接对着奈奈子命令着。

  「麻衣女王大人……奴隶奈奈子立刻替女王大人服务,谢谢女王大人赏赐的机会,这是小的的不是,侍候不周,请女王大人责罚……」

  刚刚还很霸气的奈奈子忽然跪了下来对麻衣说着,此时的奈奈子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而这就是奈奈子与麻衣的特别游戏,也是她们之间的秘密。

  「贱货,还不快过来替本女王舔脚?」

  麻衣严厉的对奈奈子说着,而趴在脚边的奈奈子也很快的凑上前去,替穿了一天鞋子的麻衣舔脚。

  「哼~是不是渴望跟那个贱人一样被男人们轮奸啊?你这贱货」

  麻衣对奈奈子说着「不……麻衣女王大人,别把我丢进男人堆里……求女王了」

  奈奈子跪在地上边舔着麻衣的脚一边说着。

  「哼……会怕就好」

  麻衣对奈奈子说着。

  这位北条家的新任女主人奈奈子却与前任女主人志满夫人,有着相同的变态嗜好,这该说是北条家的传统呢?还是北条家的宿命?「叔父,这次真的是辛苦了」

  奈奈子站在北条雄也就是前北条家主人的弟弟身旁。

  「好说好说,夫人……那个女人……如何了?」

  北条雄问着奈奈子夫人「那个女人……现在可乖巧了,叔父……要使用的话,我这就帮你准备」

  奈奈子端起茶碗放在北条雄的胸前。

  「奈奈子夫人……麻烦你了」

  北条雄说完接过茶杯还顺势摸了奈奈子的手一把「叔父你这色鬼……是不是也想把我当母狗一样饲养着啊?」

  奈奈子害羞的低着头像是个小女孩般的笑着「呵呵呵……夫人快别这么说,我想接下来会很有趣的」

  北条雄放开了他的手,一边笑着。

  「去把那母狗带过来给叔父看看……」

  奈奈子对着旁边的女仆说着,一旁的贴身女仆麻衣立刻离开了这里。

  「真是令人期待呢……绪太离开……多少天了?」

  北条雄问着奈奈子「快半个月了……」

  奈奈子说出这几个字时面无表情,就好像一点感觉也没有了「夫人一定很寂寞吧……」

  北条雄色瞇瞇的看着奈奈子说着「叔父您快别这么说……」

  奈奈子有些害羞的回答着叔父的问题。

  奇怪的声音从屋外传来,看来是铁炼与铃铛的声音,这声音听来清脆响亮,听到的无不注意这声音来的来源。

  「快……走快点……母狗」

  麻衣的声音先传进屋子里「呜……呜……」

  屋外传来低鸣的声音,相当怪异。

  奈奈子与北条雄叔父都站起身来往屋外看去,看到的却是令人惊讶的一幕。
  北条家的前女主人志满夫人,此时双乳已被装上了铃铛,志满正在地上缓慢的爬行着,鼻子被穿上铁环,麻衣的狗绳是镶在了铁环上的,双乳的铃噹还用小细铁炼串起,双脚在地上爬行着,膝盖着地,毫无保护的东西,让她就这样子在地上爬行着。

  随着麻衣越走越近,奈奈子与北条雄就看的越仔细了,志满的阴户与屁眼都被插进了电动按摩棒,阴户不断的流出她的淫液,按摩棒被麻绳紧紧的固定与转动着,志满看起来已经快要昏厥过去了,但仍被麻衣不断用脚踹着、催促着。
  「这是志满?」

  北条雄惊讶的嘴巴张的老大,胯下裤子之间隆起,这一幕让奈奈子也看到了。
  「是的……叔父,这是咱北条家养的狗,要不……叔父,今晚就让叔父使用吧」

  奈奈子对北条雄说着「你也有今天啊……志满……」

  北条雄蹲下了下看着这个以前趾高气昂的前北条家志满夫人,如今却只能趴在地上,任人玩弄与欺凌。

  「叔叔……你……」

  志满夫人满脸汗水与唾液的叫着。

  「想当年若不是你从中作梗,这北条家应该是我继承,如今报应来了,让你落到我手上了」

  北条雄看着志满夫人一边笑着说话。

  「我已经是北条家的狗了……叔叔……你要怎样就怎样吧……」

  志满夫人勉强的趴在地上说出了这句还算完整的话来。

  「这条狗倒是满有自知之明的嘛……」

  北条雄一边解开他的男性和服腰带,一边掏出他的男性性器。

  「给我好好含着啊,母狗……」

  北条雄对着志满夫人说着。

  「是……」

  志满靠了过来很熟练的张开她的嘴巴,将自己死去丈夫弟弟的男性性器含进了嘴巴里,用口腔的肌肉吸吞着阳具,嘴唇含住龟头,北条雄抬起头来,看起来相当舒服的样子。

  「麻衣,将这母狗阴户里的电动阳具拿出来,等等叔父要用这母狗的肉穴了」
  奈奈子在一旁拉着张椅子坐下一边说着,就像是准备看一场好戏一般。
  「是的」

  麻衣说完便靠了过去,将志满夫人腰间的麻绳给解开,将电动按摩棒取出来,而整只按摩棒早已经被淫液给沾湿了。

  「阴户还真湿啊……一定很渴望男人的肉棒吧?」

  奈奈子在旁边冷笑的说着。

  「你看……都湿成这样了……」

  北条雄用手摸了摸志满夫人的阴户肉穴。

  「啊……别摸那里……」

  志满夫人仍然抗拒着北条雄的命令而说着。

  「你以为你还是以前的那个北条家女主人吗?现在真正的女主人是奈奈子夫人了」

  北条雄说着。

  「是……是的,我只是女主人脚边的一条狗」

  一边说着志满夫人一边被北条雄掰开她的双腿从她的背后插入他的肉棒。
  「啊……插进来了……啊……啊……好深啊……撑破了……」

  志满被北条雄的大肉棒插的大叫着。

  「从你嫁进北条家的那天我就想干你了……我等这一天等好多年了……」
  北条雄说着「谢谢……谢谢……啊……啊……啊……啊……主人肉棒插……插进来……插的我……好爽啊……」

  志满趴在地上被北条雄从背后用狗爬式干着。

  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曾经是自己的婆婆,现在的她早已经没有了当初的贵气,有的只是满身的汗臭与男人留下的体液,凌乱的头发与之前整齐的包头与发饰早已经不复见,奈奈子心中有着说不出口的满足感与快感,这些年来的恶气终於一吐而尽了。

  「夫人……夫人……求求你了……让叔叔放了我吧,我愿意只在你身边做一个忠心的奴仆,只求夫人……别让叔叔再这样对我了……求你了」

  趴在地上的志满夫人,勉强撑起身子对着奈奈子求饶着。

  此时的北条雄已经离开,年纪一把的他,阳痿是必然的,抽插的也没几分钟,但性欲强盛的他,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志满。

  「求我了吗?」

  奈奈子对着志满夫人不屑的回答着「是……我求您了……饶了我吧夫人,我什么都愿意做的夫人……」

  志满夫人勉强爬了过来,趴在奈奈子的脚边说着。

  「什么都愿意做吗?」

  奈奈子问着「是……是的,我都愿意做,只要别让叔叔继续这样对我就好」
  志满感觉到有些希望可以脱离这个地狱了,语气也比较恢复了,对着奈奈子夫人说着。

  「那你就……继续担任北条家的家畜吧,反正你什么都愿意做嘛……至於叔父要怎么玩弄你,这个我可管不着啊……哈哈哈你这个贱母狗」

  奈奈子对着志满夫人说着「不……不……夫人……饶了我吧……我不该过去那样看不起你……我错了……」

  志满夫人在屋子里嘶叫着,但此时已经没有人理会她了,只见志满夫人的下体流出了黄澄澄的液体。

  「失禁了吗……真没想到一个月前她还是这个家的夫人呢……」

  一旁的女仆麻衣用手遮着嘴巴惊讶的说着。

  「这母狗乱大小便,得好好教教才行……」

  奈奈子说完便起身离开。

  「叫牧手来善后,他会知道如何处置的……」

  离开前奈奈子对麻衣说着。

  「是的,夫人,我这就请小田原总管来处理」

  麻衣说着志满夫人被当垃圾一般的又丢回了石屋之中,石屋的大门是敞开的,任何人都可以随意的进出,这时候的志满夫人只有肮髒的驱体与散乱的头发,她从未这么多天都没洗过澡,爱乾净的她从前一天要洗两次澡,但如今却是满身汗臭与全身的髒污,因为志满的双手与双脚甚至是项圈都被锁上的铁炼,随时要进行着监禁调教与被工人羞辱与玩弄的工作。

  「给我阳具、给我、给我、汪汪」

  志满夫人蹲在地上以双脚敞开的方式,露出自己的阴户,双手高举手掌垂下的姿势跟奈奈子夫人叫着,中间还夹杂着学狗吠的叫声。

  「哈哈哈,你也有今天啊,真不愧是牧手,真会调教家畜犬奴,那天我看我若落到你手上,不出一个月也会变成这样吧!?」

  一边看着曾经是自己婆婆的奈奈子夫人冷笑的说着。

  「夫人快别这么说,我只是遵照夫人的要求做事而已,是份内之事」

  总管牧手在一旁说着。

  牧手拿起狗绳,牵着这头已经习惯用四肢爬行的人形犬类,往庭院的方向走去,奈奈子夫人一点也不意外牧手的技巧,他将人调教成家畜人形犬的功力不是一日两日而已,在奈奈子刚刚嫁进北条家时,就看过犯了错的女仆受到北条家的惩罚,在签下终身的奴隶契约后,再由牧手调教成了家畜犬,后来却也因病而去世了。

  面对小田原牧手,这位北条家的老臣,奈奈子夫人还是有些畏惧的,一来自己根基未稳,二来牧手是北条家老臣了,刚嫁进北条家时就曾经挨过牧手的鞭子,那个痛楚与耻辱让自己刻骨铭心,但牧手现在已经成为自己整顿北条家的左右手了,更是不可或缺的角色与助力,看来以后也只能更加仰赖牧手总管了。

  当绪志的死讯从东南亚传来时,北条家所有人都惊呆了,没想到这样突如其来,原来绪志在东南亚车祸身亡了,而北条家的家族会议也同时间召开了。
  「这该如何是好?草津律师?」

  叔父北条清坐在榻榻米的地板上对着一旁的草津律师问道,而奈奈子夫人也端坐在一旁,此时的奈奈子已经心神大乱。

  「绪志先生……并没有子饲,北条家的男人也只剩下北条先生你了」

  一旁的草津律师对北条清说着「是吗?!这样我会很为难的……」

  北条清嘴角的微微上扬全都看在草津的眼内,只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人能看见。

  「请北条清先生接任北条家当主吧……」

  草津律师说着「好吧……」

  北条清有些为难的答应了,他偷偷的看了奈奈子夫人一眼。

  会议在北条清签名后,草草散去了,而真正的好戏正要在北条家上演了。
  「你给我进去吧!」

  奈奈子夫人身上只剩下简单的衣物,在牧手的压制下,奈奈子北推到了墙边,双手都锁上了铁炼,脖子上也被戴上了不鏽钢制的项圈。

  「不……不……牧手先生……饶了我……我不能待在这」

  奈奈子夫人对着牧手求饶着,一旁是冷眼看待这一切的志满夫人,没错,这就是那间石屋。

  看着自己全身上下的铁炼,奈奈子夫人简直不敢置信,才多长时间而已,自己就沦为北条家的家畜了。

  「欢迎啊……奈奈子……夫人」

  一旁的志满夫人对着奈奈子冷冷的说道「哼……你这傢伙」

  奈奈子有些无奈的回答道「看来我们要一起当狗了……我之前受过的一切,现在……你也会再一次体验……」

  志满夫人说道。

  「不……不要……我不要……我不要这个样子」

  奈奈子有些慌乱的说着,而石屋的门被打开了,北条家的奴仆们都已经进来了,从总管到木工都已经来了,大概聚集了二十人之多,他们都对奈奈子夫人笑着。

  牧手首先走了过来,他手上是条短炼,一头锁在了志满夫人的项圈上,另一头锁在奈奈子的项圈上。

  这两头母犬被铁炼系在了一起,奈奈子知道,一切都回不去了,只能默默的接受这一切变局,还有无止境的羞辱。

               以上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